初闻这两句歌词未曾意料是李敖写的。

出口越多,越随意、越盲目,越处心积虑、越不知所措。
明天算是一种奢望吧,对于不确信是否拥有今天的人?
光的轨迹由内而外,却未必源于心力。积之厚,发之薄,或曰机缘犹未尽其妙。有一束光照在身上,就好。

似乎港台青年更喜于谈论政治。

一個人可以享受快樂安康卻不用對別人負責的生活時,就代表願意負責的人,肩上多了一斤的負擔,他們的成功會變得更困難。反之,當大部分人都有此覺悟,互相團結合作解決問題時,才能夠慢慢地越過黑暗,重見光明。(via.ChengLap

坏掉的U盘一直扔在那里,其实京东已受理服务单,并让寄回。
有点时间就自己搞嘛。
用到的工具:

  • 大势至
    恢复设备
  • 银灿
    量产
  • 芯片无忧、闪存精灵
    检测

也要谢谢百度经验数码之家的朋友。

今日科技(jinri.info)是由一个二人团队开发维护的科技类资讯网站,时效锁定在今日

注册页面

jinri.info.reg.jpg

用户名可以通过点击小头像随机生成,与搜狐畅言类似,但会提示出处和人物身份。
科技感与人文性相谐,饶有趣味。

不积淀,有什么

微社区设置 (开通中)
您请求的站点不存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code> &lt;script type=&quot;text/javascript&quot;&gt;
// 对浏览器的UserAgent进行正则匹配,不含有微信独有标识的则为其他浏览器
var useragent = navigator.userAgent;
if (useragent.match(/MicroMessenger/i) != 'MicroMessenger') {
// 这里警告框会阻塞当前页面继续加载
alert('已禁止本次访问:您必须使用微信内置浏览器访问本页面!');
// 以下代码是用javascript强行关闭当前页面
var opened = window.open('about:blank', '_self');
opened.opener = null;
opened.close();
}
&lt;/script&gt;</code>

千万步与一两步,迈动双脚之前,没什么不同。
做起来兴许有新的远近。

梦想是可贵的,为实现梦想而制定计划和设立目标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然后呢?
如果仅仅让计划停留在壳中,或者仅仅做出一个向目标去滚动的姿势,那么梦想便等同于虚无,是廉价、没有意义的。

天生浪漫的梦想家不一定成为令人尊敬的行动家,然而没有人不愿成功。和拖延和愚蠢无关,痛苦和迷茫恰恰属于有成功潜质的人。
守住梦想的星火,到then.club(然后呢)找人聊聊,兴许会豁然开朗,找到源动力。

这是ghost托管服务者ghoster.io对非活跃免费用户设定的一个类404页面的标题。
劳逸结合固然好,过劳伤身,过逸无为。勤劳致富,放逸怡情。这之间存在一个度。
ghoster.io的标准是“Min 1 post a week”,实际上采取停处措施的时间是2倍于标准,也就是说有等同于标准的宽限;态度又是非常之温和,reactivate即可。
我知道现实不是这样的,很多路走过便无法回头,各种滥、婪、懒不会平白抽离,温柔以待和劈头盖脸都不太多,疼痛和存在都不太久。
伤口快好了会痒。

上一次使用textcube应该有两年多了吧,刚去查了一下同时期发的一篇文章,时间是2010年10月。

这一次是因为想在业余时间学习韩语,又担心自己改不掉网站程序的折腾,索性选一个由韩国人开发的blog建站作记录。

二级域名下安装textcube,仍会写入主域名[?],解决:
修改config.php文件中的$service['domain']和$serviceURL。

새해 복 많이 받으세요.

74.125.128.160|74.125.128.161|74.125.128.162|74.125.128.163|74.125.128.164|74.125.128.165|74.125.128.166|74.125.128.167
http://internet.solidot.org/internet/12/11/09/1044237.shtml

喜迎党的十八大.png

张赞波《天降》:
ed2k://|file|天降.Falling.From.the.Sky.2009.avi|2025757222|EA58508F049EF91CB46FBF690E5E9F97|/

#继续推荐大概不太容易读的韩寒的电子期刊《一个》,近来越发觉得这种呈现方式像自己大学时的一个思路,其实是在通过关注边缘关注少数而走向人群。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多大年龄,处在人生的哪个阶段。我觉得自己还是三十岁,还可以目空一切。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场闹剧中,嬉笑怒骂,任由我发挥。我不仅可以口无遮拦,笔下也可以毫无顾忌。我的人生路最终陷入绝境,在死胡同里终止。(让-路易·傅尼叶《爸爸,我们去哪儿》)

我在里面呆了20天,倒是认识了不少朋友,现在我和同住的那些人关系都不错,他们当中有医生(副主任),有一个开印刷厂的,还有开电子厂的。你说的住酒店,我真觉得不可能,因为和我一起关进拘留所的,有不少政府官员,你说要是能住酒店,他们为什么不去住?(韩寒《一个》,第33期,7月13日,问题篇

原因有两个:
1.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远远没有满足日益增长的酒驾人员被拘后住酒店的需要;
2.相关的酒驾被拘住酒店制度需要进一步建立和完善;
3.赤裸裸地玷污,“濯清涟而不妖”的政府官员不酒驾,望有关方面尽快撤销相关的负面报道;
4.“我是卧底”或者“这是不可错过的亲民机会,走转改的又一突破”。

这是一条微博:

周曙光: 求各位有独立BLOG的朋友交换友情链接,没独立BLOG还自称新媒体研究者可是会被笑话的哦.
460.png

什么是独立博客?
为什么要写博客?
为什么继续写博客?
第三个是我仍旧在思考、不断在矫正的一个问题。
我从04年开始写博客,06年开始使用独立空间、独立域名写博客,之前、之后仍不断申请注册各种博客或类似博客的门户或小众的平台写作,产量很小,声音也很微弱,目的性也很差。我当然也鲜有推广自己的blog。为什么?一个不想成为名博的blogger也许不算一个好blogger,但我仍在log,记录是一种方式,如同行走,无论同行者寡众,这应当也纠结在我与网络一种若即若离、不近不远的关系。似乎是介乎苦修与贪痴、禁欲与好色之间平衡的寻求。我一直以为这个所谓被互联网链接的世界之外应该有更大、更多的世界,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有很多相对独立或者有所交叠的世界。
无论是两条腿还是一条腿甚或没有腿,只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记录,便可以说是一个blogger。
我相信,在对独立博客的要素修订中会加上并且放在核心位置的是:独立精神。
如果你的日志没有被新浪删除过,你的博客没有“已被屏蔽”,那么你就可以继续写下去。我一直觉得独立而不孤独挺好,不必将自己置身墙外,或许向路人解释GFW也是多余(除非TA需要,TA完全可以无需懂得)。
没有人去问:诶,方舟子是不是独立博客?很明显,他是。

昨晚——
第一个梦:最后一校了,还给我换稿子——我居然像某些人一样想骂娘。
午觉——
第二个梦:送校样摸不着门,结果只看了一校。主任在“集体宿舍”(现实中不存在这个东西)当众“批评”我,说应照顾好自己,不要像今天晕倒;还责令我第二天值班。
第三个梦:第二天值班,我竟然竟然一觉睡到了下午!不知道该不该再去上班。

我从未对新工作陷入这般的情境关注,现实中自我评价干得也不差。也许是有点累,也许在家太放松。